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新闻图片 > 正文

    独特文化魅力的下司古镇

    信息发布者:黔东南身边事
    2019-10-02 12:02:30    浏览:1    回复:0    点赞:0

    独特的下司古镇建筑 (通讯员 陈昕 摄)

      建筑文化

      历史上,下司古镇为苗族、仫佬族、畲族和汉族等多元文化交融之地,因而形成以苗族建筑和徽派建筑等集于一体、交相辉映、借鉴吸收、互相依托、共存共融的建筑风景,主要集中分布在西岸江边的古镇核心区内,即清江村内。凡街道两侧,多为成排的一楼一底苗族木质结构建筑,间杂有少数以黛瓦、粉壁、马头墙为表型的徽派土砖结构建筑。

      苗族、仫佬族木楼重檐青瓦,多为三间两进,也有五间两进,中间为堂屋,大门上带有腰门,门窗、吊瓜等雕刻精美。木楼两头外间,多建有长四尺、宽一尺二寸的“壁笼”(货柜),既保留有吊脚楼风格,又增添有商业交易功能。内层卧室多铺木板(楼板),前面房间一般作休息用,冬天可烤火。而清水江东岸的一些村寨,由于环境较为陡险,因而“吊脚”的特征越是明显。其特点为“穿斗式”木质结构,多建造在斜坡上,分3 层,高约7 米,占地约七八十平方米。底层用于堆放杂物或作牲口圈,二层为人住,顶层很矮,用于存放粮食。齐脚式楼房风格为一楼一底,高约6 米,分两层,且为“退堂式”三开间,一头附带“厢房”或“偏厦”,占地约八九十平方米。其楼下住人,楼上存放粮食、生活用品等,也兼作客房,畜圈、禽窝、柴棚、厕所等则建于宅旁。在底楼里,又由于前半部光线充足,为生活区用;后半部光线较暗,为休息区用。其中,正房中间为堂屋,地下设有“火塘”,正墙上设有“祖宗”神龛,为祭祀、商议要事之屋,厨房多设在挡头“偏厦”。早期,楼顶上多盖交错重叠的杉木皮。民国后,逐步盖上平顺严密、整齐美观的青瓦。苗族木楼通风性能好且干爽,很适宜居住。每个村寨,吊脚楼连片建在一起,廊檐相接,聚集成寨,形成鳞次栉比、依山就势、蔚为壮观的建筑群景观。

      具有徽派风格的汉族民居,飞檐翘角,雕柱镂砖,青瓦如鳞,显得宅高院深,其多以砖、木、石为原料,以木构架搭建,注重内采光。一般高六七米,占地面积约七八十平方米。少数生活富裕人家建有四合院,用料硕大,且注重装饰,甚至采用石雕。自清代起,曾流行“印子房”且风行一时。这种民居在外观上很像官方的印章,四四方方,堂堂正正,故得名,为当时大西南地区汉族民居广泛流行的风格。其高六七米,占地面积约七八十平方米。其每个四方形房间,均以木料作桩和梁,然后配合泥土搭建而成,上盖瓦片,具有冬暖夏凉、防火防盗等功能。畲族民居多为“三开间”或“长五间”平房形式,周围环境较宽,条件好的人家还建厢房。

    下司古镇老桥街

      下司镇各民族居住风格和方式,一直流行到20 世纪八九十年代。自进入21 世纪后,随着砖木结构和砖混结构建筑的普遍出现,下司各类民居逐渐被一元化的四方形砖房所取代,特点不断消失。但在古镇核心区,自清乾隆四十四年(公元1779 年)以来修建的大街、小街等花街古巷,禹王宫、观音阁、万寿宫、天后宫等多个古殿宇,众多错落有致的古民居、古围墙等,仍然留存,构成古镇建筑群。2011 年1 月,下司古镇建筑群被黔东南州政府列为“州级文物保护单位”。

      2013 年后,下司古镇经进一步升级打造,许多建筑均得到包装改造,且复建和新建了大门牌坊、张先培纪念馆、阳明书院、风雨桥、广东会馆、接官亭、芦笙广场、女子书院、古戏台、字库塔、鼓楼等诸多景观,成为一个楼亭林立、檐角飞翘、古街通幽、宅院幽深、古色古香,既有“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花格窗”的徽派建筑,也有“木屋、青瓦、花窗”的苗族民居的旅游景区。

    酸汤鱼(图片来自网络)

      饮食文化

      下司自古为鱼米之乡,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因而饮食条件较为上乘,很早以来主食为大米、玉米、红薯和小米等。但同时,由于下司为多民族居住之地,各自的饮食文化又有着较为明显的差别,因而形成各有千秋、自成一体的风格。

      元明时期,苗族、仫佬族就掌握了制作腊肉、腌鱼和酸汤等可储存食品的技术,并由此沿袭,逐渐发展成为饮食文化主流,“酸汤”和“腌汤”飘香一地,故很早有“三天不吃酸,走路打捞圈”(“捞圈”为方言,“偏偏倒倒”之意)说法。在富裕人家,还具有家藏“五坛子酸汤,八坛子腌鱼”的高规格生活。只要来人来客,多数的苗族和仫佬族人家,都会留有好酒好肉热情招待,尤其男子们一有好菜就会普遍大碗饮酒。但在食谱菜系上,大都为“一大锅”的简单方式,在加工上也多是“喝酒喝砵砵,吃肉吃坨坨”的粗加工方式。明清时期,汉族在饮食上从江南带来蒸、炒、炖、卤等风格,即以干菜为主的徽菜风味,在制作上也较为精细。平时里,多数人家以大米为主食,喜食鸭鱼肉类和蔬菜。逢年过节时,都烹饪几菜一汤。一日三餐中,讲求早餐好、中餐饱、晚餐少。晚餐时,成年男子喜饮酒。每办红白喜事宴席时,一般要做十八个菜,且有鸡、鸭、鱼,讲究色、香、味。尤其在水上贸易发达时期,下司汉族饮食文化进一步向精细化发展,出现丝条、薄片、颗粒等多形状品种,在味道上追求油厚不腻,口味浓厚,咸鲜兼辣。

      明清时期,由于畲族为江南地区流入民族,因此嗜辣重咸,喜食野味和河鲜,喜热食,善饮酒。但在流入下司后,由于生存环境较为恶劣,且与其他少数民族长期杂居,因此,逐渐较多地吸收当地的饮食文化风格。

      1949 年以后,尤其是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起,随着生活条件提高,下司各民族的饮食质量不断提升,且越来越互相融合,出现苗族的酸、辣、腌、炖与汉族的炒、蒸、煎、卤交相辉映现象,汉族食品中的臭豆腐、霉豆腐、卤肉、煎饼、辣酱,烹饪方式中的油炸、清炖、干锅、爆炒等,不断被少数民族群众接受,而苗族、仫佬族的酸汤、腌汤等,也不断被汉族群众接受。因此,已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很难分清的饮食文化现象。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用户评论
    声明 本文来源:黔东南身边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