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国际图片 > 正文

    下司瓮港:凯里市一个资源富集生态宜居的美丽山村

    信息发布者:黔东南身边事
    2019-04-19 16:11:44    浏览:0    回复:0    点赞:0

    走进下司古镇瓮港村,在青山碧水和悠久深厚的人文历史画卷里,随时都能感受一份原汁原味的“清凉”。

    下司瓮港:凯里市一个资源富集生态宜居的美丽山村


    瓮港村,位于凯里市西部,下司古镇西北端,东与凯里市六个鸡、清江村毗邻,南与花桥村、福泉市马场村接壤,西与麻江县杏山镇、凯里市碧波镇交界,北与炉山镇角冲村相邻,总辖面积10.73平方公里,耕地面积1200余亩,境内草木葱茏,绿树成荫,森林覆盖率达68%。全村共312户1200余人,是一个以仫佬族为主的少数民族村。

    下司瓮港:凯里市一个资源富集生态宜居的美丽山村


    沿着下司镇一条通村水泥路,由马场村进入瓮港村,途中一座木质结构的牌坊映入眼帘。牌坊颜色还较新鲜,是近几年新建的,走近它,就进入了瓮港村地界。

    站在牌坊边看望四周,远处一座高大雄伟的山格外引人注目。村里向导介绍,看到这座山,就像看到了一部历史。

    这座山地处巴茅冲边。沿着通向山脚的水泥道路,从坡顶一直下到坡脚,下完坡便看到一座古桥横跨在河上,这就是巴茅冲。这里芭茅遍坡皆是,清澈的河水从寨前蜿蜒流过,灌溉着千亩良田。

    巴茅冲群山环抱,山峦叠翠,风光秀丽,人杰地灵,被誉为“将军故里”。据记载,民国前芭茅冲曾先后出过6位将军。其中,这里的入黔始祖张聚是明洪武年间的武威将军,其后人张骠诰授武略将军,张有材、张云、张再兴都先后被朝廷诰授为振威将军。清末总兵张梁,诰授建威将军。

    下司瓮港:凯里市一个资源富集生态宜居的美丽山村


    张梁,字梓材,以“军功”起家,生于清代道光十七年(1837年),光绪年间举家迁居贵阳,民国二十八年(1919年),张梁在贵阳去世,家人将其遗体送回芭茅冲安葬,实现了“叶落归根”,享年83岁。他曾捐资为家乡修建了芭茅冲至马场、至角冲、至瓮港、至六个鸡呈“十字”状的石板路,全长10多公里。同时,又捐资修建了翁港中寨、老山河和芭茅冲三座石拱桥,其中两座已先后被洪灾所毁,仅存横跨于芭茅冲寨前河上的一座福德桥。福德桥位于将军寨前面的瓮港河上,由南北向,是张梁在任下司总兵时所修,建于清朝末年,为单孔石拱桥,长9米,宽2.5米,拱高6米,桥正中倒插一把宝剑,据说是为防龙起身毁桥而设,桥头立有光绪元年(1875年)4月之福德碑,碑文记载了建桥始末及功德。

    张梁的儿子张先培,生于1890年,从小受父亲影响,形成了刚直不阿、豪爽仗义的性格。18岁时,他到北京进入陆军贵胄学堂读书,毕业后,在军咨府测地局就职,参加了京津同盟会分会。1911年10月10日,革命党人发动武昌起义,起义受到袁世凯等镇压。1912年1月16日11点15分,张先培等18名热血青年组成的针对袁世凯的“暗杀团”,分作三组,来到东安门大街和王府井大街交叉的丁字街口,向参加早朝退朝回家的袁世凯马车车队投掷炸弹,刺杀袁世凯,但只炸死了袁世凯的卫队管带袁金标、数名卫兵和马匹等,张先培被捕。1月17日晚,张先培被袁世凯爪牙活活烧死,年仅22岁。1913年,黄兴在北京动物园附近的一片空地上,为张先培等四位壮士建立了四烈士墓。孙中山先生曾亲自主持举行张先培等烈士的迁葬仪式。北京动物园至今保留着“四烈士墓纪念遗址”。

    下司瓮港:凯里市一个资源富集生态宜居的美丽山村


    在巴茅冲一座山的半山腰上,有一巨石拔地而起,上粗下细,形状浑圆,高10余米,气势恢宏,状若顶天立地,威风凛凛,面对险峻陡峭的悬崖,任凭风雨吹打自岿然不动,形若将军,人们认为是将军的化身,便称之为“将军石”,日夜镇守这里的村寨平平安安、乡亲生活幸福。

    将军石有公、母两尊,相对而立,相距约一公里,遥遥相望。母将军石位于巴茅冲屯上组,高约15米,直径1.5米至3米。据传,远古时代,这里原是一片汪洋,由于地壳运动的原因,山体逐渐隆起,海水迅速退尽,所有龙族子孙都随着海水消失,但东海龙王的孙子和外孙女因迷恋这里而不肯离开,龙王在盛怒之下下令,如果两位执意如此,绝不允许再现龙形,须化为巨石于高山之上,同时不许乱用江河之水。后来,两兄妹有情人终成眷属,结为恩爱夫妻并育有一子,它们白天乃是巨石隔河相望,夜晚化为人形辛勤劳作。后来,母将军石不顾戒律经常下河洗澡,后被龙王发现,上告玉帝说有伤风化,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天庭震怒命雷公、电母下界惩罚,将母将军石拦腰砍断,母将军石下半部被劈成为梳妆台,现在称之为“雷打岩”。

    在巴茅冲坡脚,有两座坟墓格外引人注目,它们与对面半山腰的将军石隔河相望。其中,一座是张梁将军的墓地,位于将军寨前面瓮港河岸边一个河水环绕、形成半鸟的小山丘上;另一座是“皇封诰命一品夫人”墓,“一品夫人”系张梁之母,墓高2.1米,底径4.4米,占地110平方米,碑尚存,华表一对已经损四分之三,墓地位于将军寨前山“燕子尾”的山腰上。每年清明和春节,这里的张姓群众都会不约而同地来到这里祭祀和缅怀先辈,激励后人。

    离开巴茅冲,带着对将军的敬仰,向瓮港村的中心地带走去。路面虽然不宽,但村组道路都是水泥路,走起来平坦顺心,没有颠簸和劳顿,可以尽情地享受沿路的山水风光,炎热也悄然被凉爽取代。

    下司瓮港:凯里市一个资源富集生态宜居的美丽山村


    在瓮港,一条古老的瓮南河蜿蜒流过。它发源于麻江杏山和凯里碧波,流出瓮港村进入下司最后汇入清水江。翁南河两岸群山叠翠,植被茂密,山水相依,风光秀丽,鸟语花香。河床不宽,河水不深,河水时而湍急,时而舒缓,是休闲漂流的好去处。在水中徜徉,在河边烧烤,听虫鸣鸟唱,尽享别样风情,笔者沉醉在这绿意盎然的山水里,忘记了尘世的喧嚣,静静享受着心灵的宁静与安详。

    依山而建,傍水而居,发源于麻江杏山、凯里碧波的瓮南河顺延山势流经瓮港时巧妙地将瓮港村一分为二,寨与寨之间隔河而望,遥相呼应;户与户之间,错落有致,布局精巧,清晨薄雾轻绕,整个山村在朝阳的照耀下就似一幅水墨画,清新静谧。

    在瓮港龙角自然寨后山,有一片原始森林,林木茂盛,山势峻秀,怪石林立,山上有一座呈龙角形状的怪石傲然立于山梁之上,遥望凯里、麻江,堪为雄奇,故得名龙角石,龙角寨也因此而得名。

    从瓮港沿瓮南河顺流而行不到1公里便来到老山河峡谷,峡谷两侧山峰巍峨挺拔,直入云端,置身其中,宛如“世外桃源”。峡谷内江水态势瞬息万变,或狂驰怒号,石乱水激,雪浪翻飞;或漩涡漫卷,飞瀑轰鸣,雾气空蒙,构成罕见的山水奇观。如今,凯里经济开发区正在老山河下游建设上寨水库,该水库是一座灌溉兼供水的中型水利工程,水库总库容1391万立方米,总投资3.4亿元,即将建成投入使用。该水库的尾水环绕瓮港村,为瓮港旅游发展带来了千载难逢的机遇。

    瓮港村虽然地处偏僻,但却交通方便,距下司古镇只有8公里,坐车只需10余分钟。瓮港拥有着古老、浓郁、神奇的仫佬族风情,仫佬族特色美食琳琅满目,品种繁多。瓮港仫佬族的黑米酒、红苕酒独具魅力,野生菌、莼菜羹等特色美食可以大快朵颐,一饱口福。特别是用当地出产的黑米酿制的黑米酒,味道醇香,甘甜适中,回味中正,颇具特点。

    瓮港仫佬族是一个热情好客的民族,为喜迎八方宾客,村里每年都要举办“跳屯”活动。“跳屯”是仫佬族未婚男女青年的社交娱乐活动,每年从农历正月初一一直持续到春社结束,期间,每两户人家当东三天。“跳屯”正餐对客人劝酒劝肉,歌舞助兴,次餐主人须不停地将饭菜盛到客人碗里,客人设法躲避,相互嬉闹,俗称“闶饭”,饭后即到屯上吹笙跳舞,对歌娱乐。由于“跳屯”活动时间长,耗资大,现已逐渐演变为“放七姑娘”、“放地牯牛”等娱乐,每年在“七巧节”后至八月十五之间的晚上举行,但“闶饭”的习俗,逢红喜时仍然沿用。

    瓮港还有一个最重要的节日“仫佬年”,在每年的农历10月第一个“卯”即兔日开展集会,活动内容有跳月、春社等。“跳月”是在农历的正月初一到月底开展。“春社”是在每年立春后的第五个卯兔日举行,均为年轻人对唱情歌的社交活动。相传,仫佬族选择在兔场天过年有两个方面的含义:一是仫佬族的祖先曾以兔子作为定亲礼物,成亲之日恰是农历十月的第一个兔场天,后人因此定这天为过年,具有凭吊祖先、继承传统之意;二是九月底、十月初过年,意在庆贺丰收,感谢祖先庇佑。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湘黔铁路建成通车,横贯翁港村的西北部。马场至龙山公路经瓮港龙角组与福泉市相接,瓮港村通向外界的道路都变成了水泥路,与凯里炉山至下司快速通道无缝连接。瓮港村“两委”干部与村民一道,紧紧抓住乡村振兴战略和凯麻同城化机遇,不断完善村里规划,加快完善基础设施、发展特色产业,推进脱贫攻坚和农村清洁风暴行动,建设美丽乡村。

    近几年来,瓮港村依托良好的地理、气候、水文条件,大力发展特色农畜产品,黑稻米、黑玉米、黑马铃薯、黑大豆和黑花生种植及山上养蜂、稻田养鱼、黑毛猪养殖规模逐年扩大,经济效益不断提高,村里有了电商服务点。同时,瓮港村还完成了1000万元人居环境改造工程,为各组配备了垃圾箱、垃圾池和保洁人员,大力实施垃圾污水、乱堆乱放等整治以及河道治理和改厕改圈改水,稳步推进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设施、旅游设施、村寨保护等建设管理,努力把瓮港打造成为下司古镇的一个旅游景点以及凯里、麻江和福泉的后花园。

    “好风凭借力,直上九重天”。村里办起了幼儿园,组组已通水泥路,每家每户有太阳能路灯照明。

    瓮港,这个具有深厚人文资源、浓郁民族风情、秀丽自然风光的乡村,必将做大“绿色生态、仫佬族风情、历史文化”三大品牌,走出一条生态美、百姓富的发展新路。

    我们有理由相信,今后的翁港,将使城市人更加向往。

    特约记者 蒋建民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用户评论
    声明 本文来源:黔东南身边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